萤火ruby

就是一利艾不足在这找文看的HT

狂躁˙Insane 其九、宴云 (下)

好看的没话说,最近指着这个活ww

天雪閣:

隔日,艾伦收到阿尔敏的视讯请求,两人小聊一会,以及道贺。


两日后,新寝位分发结过出炉,他跟自己同是一等的让孽缘未尽地分到同间寝室。


没有他预想的火药味,他打寝室房门,看见让那张苦瓜脸时,反而先笑出来,同事有的好处就是不用像隔壁寝为了上下铺争得差点打起来,一切照旧,他将小小一袋的行囊扔到下铺,好笑的将那只狐獴向导从自己的棉被里抓出来。


 


 


当其他哨兵忙着填写向导申请和等待安排见面时,艾伦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了十三楼。


十三楼有三分之二是医务室,剩下的三分之一,属于武器登记部门,取得等级的哨兵可来此接受一些适性测试,判断出适合的武器种类并且分派持有,当然准特以下的武器都是大量制造的二级货,跟骤雨这档次的武器完全没得比。


登记部的职员看见他,愣愣的告诉他若骤雨需要维修,要拿去十八楼的武器开发部。


「我是来申请武器的,先生,」艾伦忐忑得拿出自己那份申请书,「我查过,骤雨不算是我持有的武器,所以我应该有权申请自己的那份武器,先生。」


那年过四十的中年职员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放着骤雨不用,来跟其他人抢量产货?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奇怪吗,以前至高的荣誉现在变成什么畸形的模样……」


大叔职员嘴上没停止碎念,但仍给艾伦开了门,让他接受适应性测试。


 


第一阶评估结果出炉,艾伦无论是枪类或长刀类的事性都达到了A,哨兵因为体能上的优势,他们一般更喜爱选择刀具这类近身武器类型,艾伦自然也不例外。


他脑子里满满是那提着终雨的双刀传说,马上来到长刀武器展示区,展示区架上和柜子里拜放邻满满目的刀具。


艾伦试想骤雨的长度,拿了几把差不多的长刀,到练习室试砍木制偶,换了十来把仍没找到满意的。


那些刀握起来的手感和重量都令他感到不协调,艾伦沮丧地将最后一把长刀放回柜子,明白自己应该是无法如愿组成双刀,除非他能在神通广大的弄来第二把骤雨。


那个职员说得没错,有骤雨在,量产的刀他恐怕一辈子都用不惯了。


 


艾伦离开刀具展示区,却也没急着离开,抱了最后一点希望转进靶场。


若能找到一把顺手的枪,虽然和理想有点落差,但不是不能接受,况且艾伦本就不是一个那么快放弃的人。


他在靶场前台借了副耳塞,将自己评估表交给柜台的职员,领了几把步枪和冲锋枪到了指定得靶位。


场边有数名哨兵在巡逻,有一名认出他是骤雨的持有者,艾伦听到他们交头接耳,有不解也有讥笑。


艾伦神色未变,塞上耳塞,将注意力专心于今日目的。


 


艾伦陆续试了很多把枪,枪的类型比刀丰富,选择很多,他最后选定一把狙击步枪,雷明顿MS。


0.338拉普麦格农口径,改量式双排弹匣,30发子弹。


跟打不完子弹的AK系列比起来,雷明顿并不是在哨兵的最佳选择,战争时它没冲在前线须有的火力,但艾伦人就是选定了这把武器,他拆下瞄准镜,换了热成像仪,可惜没温度的把子看不出效果。


 


黑色的雷明顿看起来霸气十足,但艾伦选了这把枪并不是为了耍帅。他持有的骤雨不像终雨和刺荆有第二型态,长度不超过一尺的军刀,攻击半径实在很容易被敌人看穿,特等们的强悍多少建立在他们变幻莫测的攻击围,双刀这种热血梦想被浇熄后,艾伦认真考虑寻找互补的远距武器。


艾伦认清事实,自己短时间无法追上利威尔和韩吉的高度,在追上的前,他认真回想在学院时学过的基本战术,思考自己在队伍中、一个一等该扮演好中间支持角色。


雷明顿是他的最终结论,攻击半径超过一里的狙击步枪,在他有能力站到最前线以前,他有机会当二线最优秀的支持。


他先用自己的芯片登记,哨兵里去武器有固定程序,需上报一些数据,登记完毕后才会通知他来领取。


 


艾伦回到寝室,恰巧收到成为一等收到的第一个任务。


一个月的站哨和城内的巡逻。


任务内容不难,跟过往的体力和耐力训练相比,可说是十分轻松。


体力训练末期,身上负重早超过巡逻装备的四十磅,接受完为期二十一天、每日二十小时以上长距离行军的耐力训练后,恐怕绕整个白翼塔的领地走一圈都不是问题,这样的任务用意顷向让新兵适应与磨合现役军队的生活。


结束今日巡逻的艾伦倒在床铺上,伸直稍微发酸的小腿,看着凯文追逐着地上的光玩耍,莫名想起那晚的莹莹白蝶。


执行站哨和巡逻任务时不会碰到利威尔,特等哨兵还不至于要轮值这种基层杂务。


西巨人战后,白翼塔剽悍的战功给当局带来短暂的平和,先不论本来就结盟的三大势力,中小规模的塔看白翼塔鬼神一般的强悍,暂时安分守己、收了那一点鬼心思。


没有大动乱,利威尔也就没再缔造新的传说,但那男人的存在感却从不曾减少,士兵茶余饭后的闲聊,对任务的叙述时不时喜欢扯上一句「若是咱的首席特等出马的话」的假设。


上前来和他攀谈的人,话题大多围绕在利威尔身上,都是想知道他怎么认识利威尔、如何得到骤雨的经过,他像活在那男人的影子下,优异一点的表现也被看成是拥有骤雨的必然。


这样的发现让艾伦郁闷,他在公共训练室又多待了三小时,直到手臂酸麻到举不起哑铃为止,看着仍没什么肌肉的纤细臂膀,有点茫然这样自己究竟何时才能够脱离男人的影子。


 


忧郁的情绪在他的狙击步枪送到时一扫而空,毕竟这把是枪是他正正当当的申请来的,心理莫名踏实,艾伦开心的拆组部件,立刻上了一次油保养。让的AK-48也在同时送达,艾伦看着那长长一条的飞弹鼓,他不禁觉得这武器跟他爱抱怨的啰嗦室友十分相像。


什么样的武器,什么样的主人。


他再一次深刻体悟。


 


 


***


 


 


一个开始降雪的冬日早晨,值勤的哨兵不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羡慕得看着还能多睡一小会的同僚。


 


哨塔是军营而非七星饭店,走廊上没有奢华的到有暖气设备,窗上结了厚厚的白霜,气温几乎等同室外。


艾伦缩着脖子,将冬季军服的衣领拉高些,快步进到公众食堂。


此刻食堂里已经大排长龙,艾伦乖乖排在队伍末端,看来众人都跟自己一样,想在这冻死人的早晨赶快喝碗热粥暖暖身体。


好不容易领到自己的早饭,找到空位坐下后,艾伦到不急着喝光那热米粥,而是用双手捧碗,暖着冻僵的手指,脑里规划起今日行程。


 


对面的空位突然摆上一份餐盘,来者拉开他正对面的椅子坐下。


艾伦下意识扫了一眼对方的餐盘,看见比自己还丰盛一点点的菜色时,起了不好的预感,来者再下一秒开口替他验证。


 


「早上好哟,小艾伦。」


 


一个月不见佐耶特等笑嘻嘻地坐在他面前,马尾和黑框运动眼镜的装束不变,脖子上多了条米色的围巾。


艾伦想起过去不太美好的经验,慌张的左右张望,冬日早晨大家多了点慵懒,没几个人交谈,注意力全集中在个人的早饭上。


这观察结果令他稍稍放下心。


「请问今天找我有什么事,长官?我等等有任务,今天恐怕抽不出空。」


韩吉不急着说明,掏出她的芯片卡摆到两人中间,上面的任务项目艾伦感到眼熟,艾伦放下汤匙,拿出自己的芯片核对。


「这是又要一起出任务了吗?」艾伦愣愣地确认。


分派日常零散任务时,并不会告知同行名单,除了有结合哨兵和向导会有固定组合,他们都是在隔日即和时间才知道这次同行的伙伴有谁。


结合过的哨兵向导有八成任务会一起执行,韩吉是当中的唯一例外,她的向导身兼塔长,除非事关重大不然不会轻易离塔。平日坐守塔内,听似轻松且威风,只有她跟里维那么一群熟人知道艾尔文每天都在公文堆里忙得天昏地暗。


「没错,我可是非常期待呢,距离上次行动,我想想,也有半年了吧?期待看到你的进步哟。」


「恐怕再您眼里都是差不了多少的。」艾伦垂下头。


在军队里待了一段时间,少年很多态度渐渐变得务实与保守,越是接触到特等,越聊解自己跟他们的差距,短短半年,他能提升的有限。


「别紧张,护送商队很轻松,犯不了什么失误,真遇到盗贼,也是我们上前作战,你们这些新兵协助看好财物。我偷看了任务单,有两个跟你同乡又同期的伙伴也在名单上,小艾伦也许会自在点?」


听到有跟自己同期的哨兵也在任务里,有伙伴照应,艾伦确实不再那么紧张。


韩吉支着头看着艾伦的反应,那抹微笑让艾伦看得后颈寒毛直竖。


 


「啊,最后再补充一点,小小的一点。」


 


静默三十秒卖足玄虚后,韩吉笑着投下震撼弹。


 


「里维也在这回的名单上喔。」






TBC.








完全架空的背景真的好崩溃QQ!!


补充一点这故事里对哨兵向导进入塔的训练设定:


普通人觉醒后都会被送入学院,在学院训练两年,主要学理论知识,以及被灌输各种军人思想。进入军队再训练一年,主要是活用学院习得的知识,所以有了各种实作,体力方面也会受到更严格的操练。


总共为期三年的训练,然后新兵才会接受考核。偶尔有例外,比如说幼驯染三人组,因为优异才能,提早从学院进入军队。


正因为是提早从学院进到军队,艾伦很多理论知识还学得不扎实,密码解读就是其中一项,所以在考核里犯了点错误,最终判定只有一等。(所以不全是艾伦的错Orz,一等也不是我故意黑…)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