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ruby

就是一利艾不足在这找文看的HT

#PFE#企划/咳、咳、咳

A醬艾倫病晚期:

参台湾PFE 艾伦330生贺企划的文,3K字内短打~


企划网站→http://presentsforeren.weebly.com/part1-351.html


——————————————————————————————————


Night 01


利威尔是被一阵轻微的颤动惊醒的。男人睁开惺忪的睡眼,朝床头柜摸索了一把,啪的将泛着暗黄光线的床头灯打开了。


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而他身边的一个小被堆却捂得更严实了。


“喂,小鬼。”利威尔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将醒未醒的性感,他看了眼床边的闹钟,指针正好指向的是,凌晨3点25分。


然而,被他叫唤的人并没有回应他。男人俯下身,捉住被子的一角,想要掀开来。没想到对方死死揪住了被子,咕咕噜噜地朝他喊着口齿不清的话。


“去睡……没……休……”


男人听到的,大概就是这几个字。


“我说,艾伦,快把被子放开。”利威尔手上用了力,将棉被的一角往自己方向一扯,终于才把执意将自己裹在被窝里的艾伦翻了出来。然而,就在见到枕边人的一刻,利威尔眼神徒然一敛,他立即俯下身,修长的手指插进了艾伦早已被汗水濡湿了的头发里,“怎么了?你看上去很难受。”


艾伦双手捂着嘴巴,脸涨得通红。他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声音从手指缝里逗漏出来,混混沌沌的,大概是让利威尔快点睡觉,不要管他,别耽误了明天的工作。


“你都这个样子了,我还能睡得着?”利威尔一边无视艾伦阻止他靠近的动作,一边将额头抵上了那孩子的额发。还好,没有持续发烧——


是的,艾伦这家伙,流感了。


在距离自己生日只有三天的时间里。


傍晚的时候,利威尔回到家才知道艾伦今天发了高烧,并且自己一个人跑去了韩吉的医院,开了点药,又一个人跑回了家。男人放下公文包,看着瑟缩在床上、因为发热而浑身发冷的自己的同居恋人,觉得很是窝火。


“你不会稍微依赖我一下吗?”他咂着嘴投诉。


“说依赖什么的……我又不是小孩子。利威尔先生的工作比较重要吧?”明明鼻子已经塞掉,声音发哑,但艾伦依旧是那个天然到让人生气的少年。


比较庆幸的是,韩吉给的药尚算有效。晚上9点多,利威尔放下工作文件再来看艾伦的时候,他已经退烧了,正抱膝,睡得像只乖巧的猫咪。利威尔还记得当时,自己被眼前光景迷惑得心动不已,忍不住在艾伦的鼻梁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晚上吃了药,不是已经开始好转了吗,现在怎么——”男人皱起眉头,正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突然被艾伦一把推开。原本还团成一团躺在床上的艾伦,跳了起来,也顾不上穿鞋,赤着脚跑到了客厅,激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太激烈了,少年弯下腰,双手扶着自己的膝盖,一连串的咳嗽让他喘不过气,而眼角也泛起了生理泪水。直到气管稍微通顺一点时,利威尔适时地递给他一杯热水。


“好点?”


“利威尔先生就不能好好睡觉吗?”少年抱怨,他的嗓子因为咳嗽而沙哑,“明天还要上班的人,怎么一点自觉也没有呢!”


“所以?”男人扬起一根眉毛,“就是因为这个整晚都在忍耐着?艾伦哟……我看你是欠调教了?”


少年被利威尔铁青的脸色吓了一跳,正要说点什么,空气卡在喉咙,于是又挠心挠肺的咳了起来。利威尔觉得这家伙没咳一声,就像是往他的心脏打一拳的感觉。“啧。”他自己都感觉到这种过度的保护欲太烦,但却遏止不住自己的心,最后只好默默地给艾伦倒了一杯又一杯的热水,直到天亮……


 


Night 02


“利威尔先生,我的生日……”


“生病了的人还说什么生日,来,吃了这些。”利威尔将白色的小药丸放到艾伦掌心,“韩吉说了,要处理好,否则会演变成肺炎。”


艾伦将药丸吞进喉咙,失落地说,“所以说好的生日礼物,也没有了么?”


“啊,没有了。”男人一点情面也不留,将碗青菜粥放到艾伦手里,“这阵子你只能吃这个,别的都不要想。”


说起来,艾伦的生日愿望礼物十分简单——如果不是突然生病了的话,利威尔是打算好好满足他一下的。


因为工作的原因,利威尔经常是过了饭点才回到他和艾伦的家。在连续好几个星期都没有聚在一起好好吃饭的情况下,艾伦向利威尔提出,3月30日那天,他希望利威尔能带他去吃一顿炉边烧,并以此作为自己18岁的生日礼物。


对少年生日并没什么想法的利威尔,当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只是……“艾伦这种情况,油腻、烤、炸,都不要给他吃了,知道了么,利威尔。”今天上午带着家伙去韩吉那边再诊时,韩吉是这样吩咐来着。


“咳、咳咳、咳……可恶……我人生只有一次的18岁生日啊!”


艾伦一边咳嗽,一边捶胸,“生病真的太让人讨厌了。”


“所以,给我赶紧好起来啊。”利威尔捏着餐巾轻轻为艾伦擦着嘴边残留的粥水,“这副样子的话,不是不能抱吗?啧,也照顾一下三十代的旺盛需求啊。”


“咳……咳咳……你……咳咳……能别一本正经地开黄腔么,色大叔。”


艾伦脸色红透,和咳嗽无关。


 


这晚凌晨,利威尔还是在艾伦剧烈的咳嗽下醒来了。


和昨晚不一样,这晚的艾伦倒是还没醒,只是在辛苦地咳嗽着……一声一声的让利威尔心脏都纠在了一起。他烦躁地下了床,满耳满脑子都是枕边人咳得声嘶力竭的境况。男人想了一下,走到阳台里,掏出了手机。


“喂!混蛋眼镜!”


“哇啊……吓死我了!利威尔么?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啊啊啊啊?!”


“艾伦他,咳得很辛苦。”


“诶?”


“我……很心疼。”


“诶?”


“能做点什么?”


“诶?”


“韩吉!”


难得和着混蛋说一回心底话,对方却像没睡醒一样,一迭三个“诶?”令利威尔的火气蹭蹭蹭的上去了,他压低嗓子喊了句。


“家里有清凉的药膏么?”感受到利威尔的怒气并不是开玩笑,韩吉马上正经起来,“挖一点抹在喉结上,咳嗽的症状或许不会减轻,但起码能缓减喉咙里灼痛的情况……喂?喂?利威尔?”


还保持着通话的手机被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留下韩吉一个人在絮絮叨叨。


男人从自家的药箱里翻出了一瓶清凉膏,回到了房间。轻轻拨开被子,艾伦因为咳嗽蜷缩成了一团,脖子通红不已。


坐在床头,利威尔突然将他捞进了怀里。


紧紧的,拥进自己心脏。


“咳咳、咳……怎么……?”


感觉自己被人抱紧,艾伦睁开双眼醒来。“我又吵醒你了吗?”他不安地问,“我……是不是到隔壁的房间里睡比较好?”


“你敢!”利威尔收紧手臂的力量,俯下身,在艾伦的脖子上深深的咬了下去。唇齿含住,是少年因咳嗽而发烫的皮肤,用力的,吮吸;再伸出舌头,来回舔舐,然后又用唇,深印在上。


“怎么了……利威尔?”


“以后不许生病了。”


“诶?”


放开少年,被自己吻过的地方,吻痕紫红发亮。他这才将艾伦放回床上,扭开那盒清凉膏,利威尔用食指挑了一点,从吻痕开始,往艾伦的脖子涂抹。


“韩吉说,这样你会好受一点。”


男人的食指十分修长,他慢慢的将含有薄荷成分的清凉膏涂在艾伦的脖子上,最后,手指绕着少年的喉结打转。


“感觉怎样?”


“凉凉的……”艾伦耳后有点热,不知为何,利威尔眼下的动作让他觉得十分色情,“我、我还是自己来吧。”


“随你。”


利威尔倒也没所谓,他把清凉膏递给艾伦,看着他自己一点点给自己的脖子上药。


“别再说要到旁边房间里去睡的话。”就在看着他的时候,男人开口。


“诶?”艾伦依旧是,那副天然到不行的样子。


利威尔长长地叹一口气,将少年手上的药膏收走、放好。“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作为伴侣,共同住在一个房子里、睡在一张床上?”


“因为?”艾伦歪着头,“我喜欢利威尔先生,而利威尔先生也喜欢我?”


“啧,蠢笨的小鬼。”


利威尔再次把他揽入怀内,下巴抵着对方的额头。“因为我想时刻照看你的人生;而你也想时刻温暖我的生命。”


这才是,所谓人生伴侣。


 


Night 03


“生日快乐,艾伦。”


打开礼物,出现在艾伦面前的,是一对刻着【Levi】和【Eren】的银制对戒。


“这是求婚意味的戒指。我知道你不能意会,所以不介意亲口说出。”男人俯下来,对着因震惊而不断咳嗽的艾伦,亲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


没有炉边烧,只有清淡的粥,和利威尔,和猝然出现的戒指。


这个生日,也尚算不赖,对吗?



评论

热度(106)

  1. 萤火rubyA醬艾倫病晚期 转载了此文字
  2. 水聿A醬艾倫病晚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夜与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