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ruby

就是一利艾不足在这找文看的HT

【进击丨利艾】文艺三十题/对准你的镜头(Fin)

戳心

期艾。:

Lirica:



       利威尔的照片出现在了一楼公告板上。


       这个消息像爆炸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公司,毕竟主角是那个利威尔啊……虽然照片上的人一身制服靠在护栏上,领口随意敞开,面容也比现在青涩得多,但确确实实是他。乏味的办公室生活突然出现这样了不得的新闻,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彻底勾起。不幸的是,他们也都深知当事人不好招惹的脾气。所以整整一个上午,二楼的职员们陆续开始频繁地下楼打印、泡咖啡和上厕所——这个现象直到脸色铁青的利威尔本人将照片狠狠撕下才有所好转。


       这位当事人在公司相当有名气,提到原因的话大概会得到「超强的工作能力」、「世界第一洁癖」、「过于冷淡的性格」这样的结论。所以好奇归好奇,却没有几个人敢向他当面询问这件事,除了少数几个不怕死的勇士——


     「呐呐,是你高中时候的照片吧!比现在可爱多了呢利威尔~」韩吉趴在办公室的隔板上发出感慨,「搞不好有可爱的小姐暗恋着你哦~从高中时代就一见钟情,然后追随你进了这家公司之类的……」男人整理好开会的资料,把整摞文件砸在她的手里,一个人走出办公室。


       外面的工作区原本有说话的声音,却在他关上门的瞬间一片寂静。过分的安静充斥着出心虚的气氛,男人却并不在意,甚至没有看一眼众人惨白的脸色,径直下了楼。


       萨莎咽下刚才匆忙塞进嘴里的蛋糕,压低了声音问旁边的康尼:「喂,你说前辈他是不是生气了?」「我怎么知道,大概是的吧。你也知道利威尔前辈的脾气不太好……别关心这个了赶紧工作,再被抓到偷吃你就死定了。」康尼正跟杂乱的表格奋战,好一会才听到萨莎有点发抖的声音:


     「可是那张照片……是我贴上去的。」


       萨莎的脸色不太好。


       利威尔的脸色更不好。从早上到中午,整个公司的人不是用怪异的眼光注视着他,就是在他刚进门的一瞬间停止议论,甚至还有人大着胆子追问他照片的事情。直到午饭时间才消停一些,正好遇到从办公室出来的埃尔文。「不介意坐你旁边的位置吧?」大学时的老友这样问,他当然不能拒绝,于是一起吃了午餐。「一脸困扰的样子。」埃尔文对他的精神状态下了这样的评价,男人低头吃饭,却根本没打算回应他。老友的声音响起:「一楼照片的事……」


       把餐盘狠狠抽走的一瞬间,利威尔觉得自己已经对这件事忍到了极限。回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他从抽屉里取出那张该死的照片。是谁做出这种恶作剧?从制服来看,是他还在念高中的时候没错;从动作开看,这张照片绝对是偷拍的;从场景来看,似乎是某次社团活动。那么对方就应该是摄影社的人了,因为他只参加过这么一个社团。可恶啊,到底是什么时候拍下的照片,真是令人生厌。


       有人在敲门,于是他顺手将照片塞了回去。是公司新招进来的职员之一,叫艾伦的小鬼。「报告书我写好了,方便的话请您看一下」「放在桌子上吧。」对话简洁,气氛安静。放下文件以后艾伦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顿了顿,开口问到:「那个……」「又是一楼照片的事吧,有时间追问这个不如好好工作」男人是真的有些发火了,忍耐了一早上原本不想计较,却偏偏在这时候难以遏止地恼怒。


     「并不是那件事,我是想确认一下之前的方案……」艾伦小心翼翼地解释,「不过,前辈似乎觉得这件事非常困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男人调整了一下说话的口气:「没错。」「但对方是因为喜欢才做出这种事的吧,偷拍什么的,大概。」「但它对我的正常生活造成了影响。」看到男人脸上仍有不满,艾伦只得关上门离开。


       好在下午这件事似乎已经过去,工作也慢慢恢复了正常。之后的一个礼拜时间内,利威尔已经把这件事彻底忘记了。


       距离这件事第二个周末的晚上,是公司计划好的联谊。这种吵吵闹闹的活动利威尔原本是不屑参加的,却被韩吉死缠烂打留了下来,「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不如在公司跟大家热闹一下怎么样?」她是这么说的,同事们也一再劝他,于是只好答应参加。不管大小联谊,其实目的都是增加不同部门职员之间的接触次数,对于有爱慕对象却无法接近的人们来说倒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新人们在类似的活动中总是特别活跃,也难怪他们总带着一种初入社会的朝气。特别是新进来的几个男孩子,都是健谈且阳光的性格,非常受到女孩们的青睐。


       艾伦喝下不知是今晚的第几杯酒。他并不善于喝酒,但前辈和女孩们的心意他无法回绝,只好一杯接着一杯生生吞下去,从喉咙辛辣到耳根。他已经有些站不稳,但递过来的杯子数量却一点也没减少。正当他咬咬牙准备灌下去的时候,男人来到他的跟前,一言不发地把所有杯子中的酒喝下,然后扶起他对有些尴尬的人群说道:「这孩子是刚进来的新人,别为难他。」


       将各种不同的神色背对到身后,利威尔扶着艾伦走出联谊会场。这是同事之间的活动,他原本不想插手的,偏偏这小鬼酒量不好却从不拒绝,不知道说他太单纯还是太蠢。总不能看着他醉倒,男人只好用这种不太恰当的方式把他拖离会场。「啧,真麻烦,只能送回家了。」看看已经意识涣散的艾伦,他拦下了路边的出租车。打电话让韩吉帮忙查了公司的联络簿,一路跌跌撞撞总算把这孩子平安送回了家。


       给艾伦洗了脸换上干净的衬衫,男人在面对床的地方坐下来,眼睛随意在光线黯淡的房间里扫视了一下,最终定格在书柜上。走过去,拉开玻璃门,他取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从前的自己。跟之前出现在公司一楼的照片是同一时期拍下的,却不是同一张。还是一样穿着学校的制服,最上端的扣子敞开,衣领随意地外翻,一脸不在乎的表情。他轻轻捏着这张照片,突然回忆起了拍摄时间。床上传来轻微的声响,艾伦翻了个身正对他,又安静地沉入了睡眠。男人站在得很近,看见少年黑色的睫毛,还有空气中浮动的细小尘埃。微弱的光线透过没有整理好的窗帘铺进来,窗外的阳光正收敛着它的最后一丝暖意。


       艾伦是在宿醉的浑身酸痛中苏醒过来的,睁开眼正好对上男人的脸,把他吓了一大跳。轻微地活动了一下,却把身边的男人也吵醒,他起身看着他:「你喝过头了,我只好把你先送回来。」艾伦慌乱地把男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有些乱的头发和印象中的他不太匹配,衬衫上也压出了细小的褶皱,有点狼狈,却又有点……嗯,温和。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要怎么解释?」男人抬头示意了一下床边的书柜,玻璃门上卡着一张照片。艾伦突然很想把脸埋进被子里。好尴尬。他低着头,所以男人只能听见他闷闷的声音:「是高中的时候拍的,在一次摄影社的活动上。」


       「非常喜欢摄影,看过前辈的很多作品,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兴奋得不得了。」


       「想跟前辈说话的,可是一走近就会很紧张,话也说不好……」


       「所以偷偷拍了这样的照片,还悄悄打听了前辈就职的公司,参加了面试。」


       「后来才觉得大概不是崇拜这样简单,看见的时候会想走近,却紧张得不能走近。」


       「看不见的时候会想念,但只敢一个人偷偷想念。」


       「把照片带去了公司,却不小心遗失了……还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


       「对不起,大概说出这些话您又会很困扰。只是觉得既然被发现了就不想永远藏在心底。」


       「身为男人却抱着这样的想法,连我都无法理解自己。请快把这些都忘了吧……」


       艾伦把脸深深埋进被子,早上的空气干燥得有些刺鼻。他突然不想看见阳光,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只是有点不甘心,珍惜了这么多年的心意就这样被埋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就算不能发芽也好,至少让它在光明中死去。但是他听见男人说了:「那就交往看看吧。」他有点反应不过来,直到落入对方的怀抱,才发现是这样美好的一个早晨。


       一年后的某天。
       艾伦使劲拉开窗帘。「利威尔先生,别睡了快起床!」默默喜欢了这么多年,却从来不知道对方有赖床的习惯。「真是的,再不起床上班会迟到了!!」遇到这种时候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说起来搬到一起住后才发现,男人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很喜欢赖床什么的,很讨厌喝酒什么的,非常在意细节什么的。


       其实艾伦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比如男人最讨厌鸡蛋,却会把他亲手煎出来的早餐全部吃完;比如男人最不习惯说「我爱你」,所以用早安吻代替了这一句。再比如,他们书桌第三格的最底层,压着一张少年的照片——快要跌倒的姿势,一脸惊恐的表情。拍摄于高中时代的那次社团活动。还是少年的利威尔正在拍摄一株古老的银杏树,同样是少年的艾伦正在跟朋友打闹,然后莫名地闯进了他的镜头。那个瞬间,少年利威尔已经决定把这张拍摄得最不完美的照片永久珍藏下来。


       他亦是他心中,一场长达六年的单恋。


 


评论

热度(132)

  1. 利威尔·阿克曼Lirica 转载了此文字